二十年前的春节才叫过年,现在充其量只能算放假

     

一年一度的春节来到,

年味却再也找不到,

儿时浓浓的年味记忆犹新,

现在的年,淡了冷了。

小时候的年,进入腊月就有年味了,蒸馒头炸丸子,香气飞,送节礼买年货,人挤人,小商小贩大声吆喝,家家户户杀鸡宰羊,这才是年的味道!

还记得,以前到了腊月十几,就开始赶集了。集上人山人海,吃的,喝的,玩的,贴的,用的,放的,各种各样,看花了眼。

家家都会买一张挂画,上面是胖姑娘或者胖小子,抱着大红色的鲤鱼,寓意“年年有余”,每逢春节贴上墙,看着就喜气。

还记得,以前到了腊月十几,就开始准备吃的了。女人们蒸馒头,炸果子,包包子,小孩子最喜欢扣馒头里面的蜜枣吃,惹得妈妈揪耳朵。男人们追猪跑,捆猪蹄,白刀子进红刀子出,小孩看着都害怕,但是吃起猪肉香又甜。

小时候的春节,鸡肉、鱼肉、肘子、排骨就是过年的必备品,那时候的鸡都是家养疯跑的小笨鸡,炖出来的肉紧不疏松,煮出来的汤浓稠不油腻。

过年包饺子是必不可少的,有韭菜鸡蛋馅的,有香葱猪肉馅的,有酸菜的,芹菜的,包好以后冻一冻,晚上饿了当作夜宵煮。

还记得,腊月二十四,就要大扫除了。洗被单晒被罩,擦玻璃擦桌子,全家出动,各干各的,每个角落都不放过,不管大人小孩,谁都不能偷懒。

还记得,腊月二十八,就可以放鞭炮了那时候的鞭炮,就是孩子们最喜欢的玩具,只要收到压岁钱,第一时间就去买鞭炮,有大地红,窜天猴,摔炮擦炮散炮,嘣的一声吓到人,男孩子们最调皮,把炮扔进水坑里,溅了一身的泥。

还记得,腊月二十九,就可以贴春联了。那时候买几张红纸,贴得仔仔细细,裁的整整齐齐,拿着烟带着糖找那些毛笔字写的好的人帮忙写,写好以后铺在地上晾干后就能叠起带回家了。有了春联,还要贴财神画,家家户户都贴上,希望财神进我家。

还记得,大年三十等着盼着看春晚水果零食摆上桌,守着电视不眨眼,赵忠祥一出来,春晚就开始了,那时候赵本山还没老,他的小品最搞笑,全家围着坐一起,再困也要看下去。

小时候的年,是穿在身上的新衣,是含在嘴里的糖果,是兜里能买很多鞭炮的几毛钱,是桌上有鱼有肉香喷喷的饭菜。小时候的年,是盼望期待。

长大后的年,是还不完的人情债,是说不出的疲惫感,是花样百出吃不下的饭菜,是亲朋好友间朦胧的疏远。长大后的年,是疲惫不堪。

生活越来越好,饭菜越来越多,

礼物越来越贵,人也越来越累。

小时候的春节才叫过年,

现在的春节只是放假,

小时候的我们喜欢过年,

长大后的我们害怕过年!

年还是那个年,

可从前的快乐再也找不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