郎晓英:一元钱

第 912 期

一元钱

● 郎晓英

“奶奶这是怎么了?”妞儿满心地疑惑。

早晨,天刚蒙蒙亮,妞儿隐约听见奶奶轻手轻脚地穿好衣服,下了炕。稀稀疏疏地像在翻动什么东西。她努力睁开睡眼朦胧的眼睛,看到奶奶竟然在翻她的包,好像在寻找着什么,一会儿只见奶奶拿出了她的钱包,她心里不禁一颤,奶奶这是……

妞儿是家里的老大,因爸妈忙于生计,顾不上照看她,妞儿从小就和奶奶住在一起。奶奶总是把好吃的东西自己不舍得吃,全都留给妞儿。比如那时候稀罕的橘子粉。妞儿也总是认真地对奶奶说:奶奶,等我长大了,我挣钱给你花,我要给你买一箱子橘子粉,让你每天都能喝上那酸酸甜甜的水儿。奶奶一听,眼便眯成了一条缝。行行行,奶奶等俺妞儿长大,长大了挣钱给奶奶花。

妞儿长大挣钱了,她没给奶奶买橘子粉,听说那东西常喝对牙齿不好。她给奶奶买了二斤恒源祥毛线,亲自织了一件毛衣。可把奶奶乐坏了,穿在身上到处炫耀,逢人便说这是俺妞儿挣钱给我买的。每次回家,妞儿也总是把城里的稀罕吃的,流行的穿的给奶奶带回去。奶奶一边说她乱花钱,一边却掩饰不住那从心里流淌出来的欢喜。但就有一点,奶奶从来不要妞儿的钱。她一说给奶奶钱,奶奶不由分说地塞给她。我娃在外面挣钱不容易,给奶奶买了这么些东西,还不知花了多少钱,哪能再给奶奶留钱。奶奶有钱!奶奶不缺钱!妞儿知道,奶奶没钱,农村人就靠土里刨食,哪来的钱?何况奶奶上年纪了,也不能像年轻人一样可以出去打工挣钱。可每次妞儿给奶奶留钱,奶奶坚决不要。

哎,估计奶奶是真缺钱需要买什么东西,但又不好意思问她明里要吧。妞儿怕惊着奶奶,假装睡着了。她又忍不住轻轻睁开眼缝瞄了一下。就看见奶奶从她钱包里拿了一元钱,没错!就是一元钱!轻轻地攥在手里,又把她的钱包拉上拉链放进包里。

一元钱,一元钱能做个什?奶奶也真是的。人们常说,人老了,有三大特点:贪财怕死不瞌睡。奶奶这是真老了,妞妞想着,也不太在意。

等奶奶出去,妞儿也睡不着了,她也起床穿衣洗漱。她决定到村里转转。

沿着村里的马路,呼吸着放心的空气,听着鸡鸣狗叫的声音,妞儿好惬意!近几年来,农村人们生活水平逐步提高,道路两旁盖起了好多新房子,主要的马路也都硬化了,路边还装上了太阳能路灯。

“是妞儿吗?啥时候回来的?”邻居大叔赶着一群羊迎面走来,羊儿“咩咩”地叫着,也像是问候妞儿,叫的妞儿心里一阵暖洋洋。

“叔啊,我是昨天回来的,你这么早就出去放羊呀?”妞儿连忙迎上去。

多年不见了,老人们还记得妞儿,妞儿却一下子想不起这些熟悉面孔的名字。

“噢,刚才见你奶奶出去了,不知干啥去了,着急忙慌的。”叔一边赶羊一边和妞儿说话。

“是吗,估计是去地里头去了。”妞儿心不在焉地回应。

奶奶这是干啥去了,妞儿有点猜不着。

妞儿不自觉地走到小时候每天上学的校舍,那斑驳的大门在述说着年代的久远,院墙上长满了荒草。妞儿想起小时候每天天不亮就背着书包来这里上学。那时一个班至少有二十多个人,大家在一起有多开心。现在年轻人都往城里挤,好好地学校硬是荒废了。

学校旁边是一座新修的庙。听奶奶说是最近修好的,妞儿顺路走了进去。庙门高大壮观,庙宇更是气势不凡。里面飘出一股股供香的味道。院子中间是平平展展的小路,两旁种满了各种常见的花儿。妞儿好奇地往里走。这时,她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,那样虔诚地跪在佛像前。只听见那个熟悉的声音“大慈大悲的菩萨啊,求你保佑我家妞儿一定要平平安安,健健康康的,这是我家妞儿给你敬的香,你可一定要保佑她呀!我在这里给你磕头了。”

顿时,妞儿的眼前模糊了起来。

——二届金麻雀作家班作品选

评  点

一元钱能做什么?撇开迷信之说,单就这份祖孙情深,还是写得真挚,隔代亲,亲上亲。

作者简介

郎晓英,山西太原人,就职于太钢东山矿,一个执着的文学追梦者。

杨晓敏自述,书缘

金麻雀文选,佳作推介

金雀坊,作家摇篮

金麻雀网刊系列:金雀坊的宗旨为,遴选名篇佳构,助力读写成才,开卷进益,欢迎您的参与。凡授权作品,赞赏开通后的前七天,累计赞赏20元以上的一半收入作为稿费发放作者,其它的作为平台管理。为尊重作者的权益,凡授权作品本号推介三周后,即行删除。

◆  ◆  ◆  ◆  

声明:本作品版权属于原作者,部分插图与文章摘自网络,如有异议,请联系删除。各报刊、网站如有选用、摘录、转载,请务与作者另行沟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