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晓平:宁塬村印象

宁塬村位于我县方里镇最南端嵯峨山北麓,南与泾阳县口镇接壤,北与汉寨村隔沟相望,东西深沟阻隔,距县城和方里镇约20公里,一条崎岖弯转的水泥路与211国道相连,这也是村子与外界沟通的一条最近的村级道路。“山大沟深坡梁多,祖祖辈辈受饥饿”,是典型的重度贫困村。全村260户、787人,除本地人员外,相当一部分为三、四十年代从陕南的山阳、柞水、甚至外省逃荒要饭在此落脚的贫苦人家。他们在此开荒种地,繁衍生息,过着日出而做、日落而息的简单生活。每当中午做饭时,这里炊烟袅袅,一派世外桃源景色。这里地广人稀,土地贫脊,干旱缺雨,生存环境艰难。但只要能吃苦、有力气就会过上虽不富裕但却宁静、自给自足的普通生活。随着时代的发展,特别是九十年代以后,外界的生活影响到这个偏僻的小山村。由于交通闭塞、生存艰难,本地姑娘纷纷外嫁,“娶妻难”在这里率先体现,无奈这里的小伙也先后走出大山当了上门女婿,留在村子的基本上是六十岁往上的老人。46岁的王桂林是山里村唯一的“年轻人”。

宁塬村原有八个自然村,分散在这条独立、贫瘠的旱塬上,后经整合分为兴安岭、余家硷、唐家硷、宁塬、山里村五个村民小组。由于人口持续下降,2006年合并成立宁塬村委会,成为方里镇25个行政村之一。支部书记曹树锋人称“曹疯子”,这位花甲老人经历复杂,年轻时参军入伍,当过战士,养过猪,做过饭。服役五年复员后,先后在生产队当过队长,带领乡亲们战天斗地。1981年当选为宁塬村支部书记,至今“在位”三十七年,像他这样的资历在方里镇乃至全县已经不多了。对于曹书记村民说法不一,但“疯子”一词众口一致,老少皆知。一年来与曹书记朝夕相处,他虽然个性刚烈、脾气不好,但他的许多优点还是值得肯定、借鉴和学习的。1998年我曾到过山里村。那时条件艰苦,一条两米多的简易公路崎岖蜿蜒,村民出村大多是步行,家庭条件稍好的才有一辆蹦蹦车,人坐在上面犹如跳舞。宁塬村民基本上住在现在新村西边的沟畔,房子很少,大多数群众住的是破烂不堪的土窑洞,吃水尤为艰难。近十年来,在曹书记的带领下,在党的富民政策引领下,随着“三告别”、“移民搬迁工程”的实施,宁塬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三条新街、移民社区将分散居住的群众连成一片,随着水、电、路、亮化、绿化、美化工程的实施,彻底改变了宁塬村贫穷落后的面貌。每当夜幕降临,一百余盏太阳能路灯彻夜通明,小小村庄焕发出现代化气息。这些成绩的取得与曹书记的辛勤付出是分不开的。

宁塬村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里的民风淳朴、群众基础好,无论男女老少热衷村上的公益事业。每当村上有什么重要活动,村委会喇叭就会先放一段秦腔戏,接着曹书记就会发表“重要讲话”。“喂,我给你说话哩,村民听到广播后赶紧到村委会会议室开会”。不一会儿,村民就会三三两两准时来到会议室“聆听”曹书记“指示”。这在现在的很多村是做不到的。最令我感动的是2018年12月,一场二十年不遇的大雪将宁塬村阻隔在这孤独的“小岛上”。在村干部的带领下,全体村民无论男女老少齐动手,从村委会扫雪一直沿着唐家硷、余家硷、兴安岭扫到211国道,前后十余公里,方便了群众出行,这在很多村是想都不敢想的事。今年12月17日晚,我正在村委会和胡主任值班,接到汉寨村主任打来电话,宁塬与汉寨沟畔着火了,胡主任和我急忙带上铁锨驱车往着火现场赶,同时打电话让村民赶来救火。不一会儿,十几名村民以最快的速度赶到现场,其余村民听到呼救后也陆续赶来。由于火势不大一会儿就扑灭了,但村民的自发行动、集体荣誉感让我非常感动。

于振华今年63岁,原是唐家硷村支部书记,2006年合并大村后担任宁塬村支部副书记。今年四月在支部换届选举后不再担任副书记,仅任支部委员。在七月份工资停发的情况下,仍每天早早赶到村委会打扫卫生,整理资料,无论冬夏每天骑着摩托车往返于宁塬与余家硷之间,风雨无阻从未间断。文青贤担任村“环境网格员”,每月仅1500元工资,从早到晚骑着电摩,清理垃圾箱,打扫卫生,几乎天天在村委会都能见到她。他们爱岗敬业、无私奉献的精神让人感动。宁塬村群众特别喜欢开会。家住泾阳县口镇的肖光春、兴安岭的操和哲是两名老党员。每当村上有党员活动,两位耄耋老人不顾年事已高,积极“参政议政”,表现出一名老党员应有的政治觉悟和党性原则。

精准扶贫工作开展以来,宁塬村群众积极参与,除个别人以外,大多数群众摒弃“等靠要”思想,依靠自身力量走上了致富路。山里村村民刘焕荟中年丧夫,三个孩子和七十多岁的老父需要赡养。她没有抱怨命运,在再次组成家庭后依靠养牛走上了致富路。由于辛勤喂养,她养的牛毛色鲜亮,膘肥体壮,仅卖牛收入近20万元。鲍新社今年四十多岁,养羊48只,今年卖羊奶、羔羊以及产业补贴收入近10万元,他的致富事迹被《陕西日报》报道,并被评为全县致富带头人。鲍云忠今年已67岁,身有残疾,走路一摇三瘸,但他是一位能人。经常倒猪贩羊,骑摩托、开蹦蹦,无所不能,日子过得虽不富裕但却自给有余。林青侠养羊100余只,今年仅产业补助领了30000元,在全村群众搬到宁塬村的情况下,他至今仍孤独的居住在偏僻的侯家庄精心喂养。

    在宁塬村扶贫一年来,虽然苦过、累过但也快乐过。这里的群众淳朴、善良;这里的人们勤劳、可亲。每当我无数次驱车到村上时,路边的野鸡、小兔、松鼠与我作伴,花儿对我含笑弯腰。我几乎能叫出每位贫困户的名字,知道大多数人的家。宁塬扶贫时间虽短,但作为我人生的一段经历,将永远珍藏在我记忆深处,挥之不去,伴随终生。